读懂“奇葩队名”背后的诉求

2019-05-01 作者:admin   |   浏览(172)

  前不久,武汉大学辩论队官方微博上传了一张参加武大新生辩论赛的70支队伍名单公示图,迅速引爆网络,各路奇葩队名让一众网友笑喷,比如“就是不顾四辩感受的红鲤鱼与绿鲤鱼与鱼队”、“宝宝有话说队”、“仲基不抱我不起来队”,等等。(3月28日《中国青年报》)

  社团名称通常严肃正经、寓意深刻,武汉大学的许多辩论社团却打破了常规,进行了娱乐化的表达。在利益主体多元化、价值观念多样化的今天,“奇葩队名”不可避免会引发围观和讨论。赞成者认为,这样的表达方式,体现了“95后”大学生的个性和创意;反对者觉得,这些队名过于儿戏,对比赛不够尊重。

  殊不知,不同的辩论队由不同的大学生组成,他们在身世背景、生活经历、兴趣偏好、心理特质等方面存在着差异。那种千篇一律的辩论队队名尽管看上去很“高大上”,却让大学个性化的表达诉求处于一种被忽略、被漠视的境地。“奇葩队名”看似另类,依然有“沉没的声音”可以打捞。以“一支水队”为例,团队队员觉得队伍实力不够强,便用“奇葩队名”来进行自嘲和自我调侃。这样的“奇葩队名”,主动以自我矮化的方式来拉低期望、舒缓压力,成为一种进可攻、退可守的“弱者的策略”。

  “95后”大学生深受网络文化影响,自嘲与自夸通常如影随形,真话与玩笑往往互相切换,看似在贬低,实则在抬高;看似十分低调,实则异常高调——这些年轻人正在建构一种新的表达方式,寻求一种归属感,同时也是对陈词滥调的某种柔软抵抗。“奇葩队名”以一种娱乐化、个性化的表达方式实现与自我的和解、同群体的交流以及与社会的融入。再者说,辩论终究要靠实力说话,再“高大上”的队名,如果实力不济,依然难以得到公众的尊重和认同。看来这些个性的大学生很明白,有实力不怕“队名奇葩”。

  说到底,“奇葩队名”也是青年大学生寻求自我认同和社会认同的一种路径。“奇葩队名”的走红,固然有跟风的因素,有炒作的一面,但如果能够从中读懂年轻人的利益诉求,看到蕴藏其中的正面的价值追求,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最理想的状态是随着经济基本面的回升,逐渐将现有泡沫消化掉。但市场经常不遂人愿,并且在我看来,现在已经为时过晚,房地产泡沫有序缓慢挤压的窗口正在关闭,破裂的可能性近在眼前。

  15岁初中毕业之后,87%的中国学生选择了普通高中。这是中国教育部长袁贵仁在2016年期间透露的数据。但在瑞士,75%的初中毕业生的首选是职业中学。

  人红是非多。蔺主任最近也陷入是非之中,据说删掉了自己微博中关于自己孩子的内容。那些内容,大致透露了自己的孩子曾经在国内上每年学费8万元的国际学校,以及,后来孩子远赴加拿大求学。此外,大家翻阅她的微博,还发现,她的侄子,侄女,也在加拿大求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