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快讯印包夺冠武大辩论再出黑马!

2019-04-15 作者:admin   |   浏览(58)

  11月25日晚,武汉大学第十四届学术文化节“天风证券杯”唇舌烽火辩论赛在文理学部人文馆成功举行。本次比赛由共青团武汉大学委员会主办,武汉大学学生会举办。全校各院系的学生共同品味了这场思维的盛宴。

  一段慷慨激昂的主席词拉开了这场辩论赛的序幕。全校28个辩论队伍用视频的方式对此次金秋送上了他们的祝福。本次角逐季军的两支队伍,法学院和生命科学学院也以视频的方式向大家展现了本院的风采。

  首先由主席刘灿介绍本场评委,他们分别是来自历史学院的潘迎春老师,与公共管理的唐皇凤老师,哲学学院的苏德超老师,哲学学院的张掌然老师,教育科学学院的陈闻晋老师,历史学院的覃启勋老师,校友事物与发展联络处黄楚安老师。

  自此,本次金秋季军赛正式开始,正反双方针对究竟是虚妄的理想主义者还是纯粹的世俗主义者更可悲展开激烈的辩论。

  开篇立论环节,正方一辩告诉我们,理想基于现实,有实现的可能,而虚妄则脱离现实。而一个人的可悲与否应当在于外者对其的评价,基于此,世俗与投机更有实现空间,虚妄不切实际,对社会有扭曲与危害。

  开篇立论环节,反方认为判断何者更可悲应站在上帝视角,来看谁更值得被批判。所有的世俗会被死亡消减,而世俗的投机也可以是虚妄的,因为它没有对生活的超越。紧接着,反方告诉我们纯粹就是除世俗投机一无所有。虚妄的理想固然带来痛苦,但痛苦并不可悲,真正可悲的是虚妄的心。

  正方认为可悲不应带有批判色彩,而应遵循词典释义,可悲即令人感到伤心。而纯粹的世俗投机者,也不是不顾其他事情,只是把投机放在第一位。更何况,求而不得的事情不都是虚妄的。

  反方则告诉我们真正的可怕在于伤害别人利益才让他们变得可怕,而虚妄,只是得不到满足,徒增痛苦罢了,而痛苦,不那么可悲。可悲的是因痛苦放弃理想。

  先由反方进行总结。世俗投机者无灵魂温度,只想追求名利。而虚妄的理想主义者有温度,有理想,理想让生命有了超脱本来的意义。

  最后是正方结辩环节,对于虚妄的理想主义者来说虚妄的理想使外力无法将他们从理想中脱离,没有解脱的那一刻,让绝望成了最大的可悲。

  开篇立论环节,正方以为,认知水平即个体认识和加工处理外界信息的能力。而信息碎片化则是当代社会在网络信息影响下广泛传播信息的模式。并从三个方面进行论证:

  1.以加州大学和康奈尔大学的研究为论据,认为信息碎片化提高了信息的可接受度,而且碎片化的信息更容易被接受。

  3.以交互式信息平台为背景,认为正是因为信息碎片化,使得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信息的传播者和发布者,激发了大家的热情。

  1.信息碎片化降低人的注意力。而一个人的注意力则决定了他信息接受的效率。并举出伦敦大学的相关研究进行佐证。

  2.信息碎片化降低了记忆力。缺乏关联的信息碎片,会干扰信息接受者对其他信息的记忆。并表示,信息碎片化也是拖延症的原因之一。

  而反方在质询环节犀利提问:是不是越系统化越好?系统化等不等于巨量化?碎片化等不等于没有逻辑?以及注意力下降等不等于认知水平下降吗?认为虽然微博的各条之间没有逻辑,但是单条的信息之间可以有逻辑。

  正方在驳辩环节连连发问,是不是信息越简单逻辑越零碎?而长篇变短篇为何就一定变得没有逻辑?再退一步讲,逻辑缺少一点,是不是信息就一定没有价值?

  而注意力则不一定等于认知能力,现代人比较古代人而言注意力下降,是不是就能说明现代人的认知水平比古代人低呢?

  而记忆力的下降难道就一定影响我们对信息的接受度和理解吗?换言之,简单的信息就会使我们缺乏思考吗?

  而反方继续承接之前的环节,并认为我们认知的增加需要更体系化的学习。并强调,更体系化不能等于长篇大论,且碎片化就是熵增的过程,信息之间的逻辑性和关联性势必会大大削弱。

  紧张精彩的自由辩论环节,双方辩手妙语连珠,层层推进,攻守之间切换自如,引得观众连连叫好,掌声雷动。

  正方总结陈词时再次强调,信息碎片化不会演化到没有逻辑的信息遍布的情况。更指出泛娱乐化的担忧大可不必,并不断抛出各种数据力证。而信息碎片化则能让我们涉猎更多的内容,拓宽我们的眼界。并提出注意力和认知水平在专业学理上并不存在任何关联性。

  最后场上的三分半交给反方四辩总结陈词,通过回顾整场比赛,反方四辩针对双方在定义,讨论范围上的分歧做了进一步的阐释,并对己方立场进一步推进。

  反方四辩的陈词慷慨激昂,行云流水,并与现场观众互动连连,决赛现场气氛一度被推上。最后在全场最激励的掌声中为冠军争夺战画上了的句号。

  比赛接近尾声,来自各个院系的评委老师对场上选手给予了高度的赞扬。并对辩题进行了更深度的剖析,给出了不同的观点和视角,最终反方印刷与包装系以4:3夺得了金秋辩论赛桂冠。